創作內容

3 GP

【UL】帶來奇蹟的瑪爾瑟斯

作者:聿辰│2012-08-13 03:01:46│贊助:6│人氣:765
這是第二次了~~~~~~ >"< (激動)
我家瑪爾又骰出幾乎滿骰的防禦、並且大逆轉
這次終於拍到圖片了
三張圖放一起才棒啊!
所以就整理到小屋來了~


這是今天(8/12)傍晚的對戰
我方:L444 艾茵、瑪爾、艾伯
對方:L444 路德、阿修、佛羅

對上這一組由店長領軍的組合,我一度覺得沒有獲勝的希望了
其實我有拍片子,可是再次錄壞了
不然好想把這一部整理起來珍藏
幸好最關鍵的那一回合有錄到,所以我才有截圖可以放~ (樂)
下頭收錄文字版的對戰紀錄,不想看、看不懂的可以跳過,看圖就好XD

對戰紀錄文字版:
一開場艾茵就中了封印、咒縛,我還忘了點換人,所以艾茵身上的封印被延長3回合。換下場時更多了自壞、恐懼。

第二回合馬上換艾伯上場,對方換出阿修羅開燕飛,艾伯馬上被打到剩6滴血
怕被吹、同時也防店長再上,看手牌選擇衝近,結果對方換上佛羅,艾伯第三回合領便當下台
但是,這位本隊伍原定大將做出非常大的貢獻:讓大小姐得知對方三隻角色真面目,以及手牌多一張卡。

換上艾茵開始跟對方周旋,幾度企圖留深紅之月或是蒼藍薔薇的牌、想搶先攻換瑪爾上場與店長相抗衡,卻又怕被燕飛,有時是距離不對,不能放蒼藍,所以遲遲沒有換上來,而且艾茵又不斷神防。
我家艾茵不只是神防而已,她手上的手杖也是很厲害的~ 可惜因為有恐懼狀態的關係,她打不痛對方,對方也打不痛/打不中她。
運氣非常好的是,在艾茵即將自壞的最後一回合,唯一的聖水出現了。
終於等到店長多打出2個正面,讓瑪爾受到2點傷害。下回合搶到先攻,同時被移到中距離,換瑪爾上場開深紅。

這時已經第九回合了。深紅之月並沒有解決掉店長,對方很聰明的不放盾卡,避免跟瑪爾硬碰硬,結果輪到店長攻擊的時候,瑪爾防禦沒守好,後方只剩6滴血的艾茵剛好受到6點傷害,陣亡。

路德凌厲、密集的鞭擊打來,瑪爾瑟斯稍一不留意,那鞭在自己身上卻又不是的幻覺,讓他回頭朝後方看去,恰好看見大小姐轉身和艾伯李斯特急忙扶住艾茵的身影。
「艾茵……
」心中罕見的升起一片怒火。
『絕對不會放過你們。』


第十回合,移動回合瑪爾中了咒縛跟麻痺!搶近先攻開深紅,終於解決掉店長,瑪爾剛好回滿血。
這裡對方犯了一個錯誤:太早扔出咒2,給了我勝利的希望 XD

第十一回合,關鍵性的一回合!
對方原本讓阿修羅上場,似乎想看牌拉遠開燕飛,但顯然是移動不夠,讓我有了機會。整場唯一一次開白鴉解除狀態,又剛好搶到先攻,對佛羅毫無顧忌的使用深紅之月,對方依舊不放盾卡,瑪爾對佛羅造成3點傷害。
接著,我就看到了對方換佛羅倫斯上場的主要目的...

「來吧!在裝甲獵兵面前你不過是個渺小的存在!看我一斧劈了你!」佛羅倫斯大喊著,操控草褐色機甲高舉巨斧準備朝瑪爾瑟斯揮下。
「因為在你面前我是渺小的存在,所以,我擁有避開危險的可能性。」瑪爾瑟斯輕聲說著,無所畏懼:「對於這場戰鬥我還懷有著希望。」
握著貝歐涅德,瑪爾瑟斯算準時機,往後一躍……




30點攻擊的戰鬥巨斧,準備朝瑪爾瑟斯轟來。
手牌只能替瑪爾撐起非常勉強的11點防禦>"<
擲骰前,默喊了一句:『瑪爾,加油!』


骰子落下。
滿滿的藍,如湛藍色的薔薇綻放。


攻防相抵,紅骰只比藍骰多出一!
瑪爾瑟斯守住了!

接下來,持續替瑪爾搶到先攻,深紅之月連發!
結束這場戰鬥。



這是第二次,這是第二次了!
瑪爾為我創造了奇蹟!
同樣是滿滿的、只有兩反面的防禦骰啊。
上一次是在亞歷山卓對上R2瑪格的苦戰,那一役白鴉被我當補血技能在使用,同樣令我難忘( 艸)
瑪爾你好棒!!
你就陪我去打月光姬吧!好不好?
(小M表示:要問問看瑟斯,我沒把握……) ← 對使用黑日懷有陰影
(瑟斯表示:大小姐,請你去找別人好不好?) ← 不太想運用黑日,怕會把整座城給炸了



往下閱讀前請注意:
*瑪爾瑟斯私人設定有。
*雪莉R4應該有捏到一點。

*以上能接受再繼續閱讀。
*我家瑪爾有雙重人格,一男一女。平常的表面人格瑪爾,是女孩子,被另一人格暱稱為小M;不定時、特殊時候出現的是被稱為瑟斯的男性人格。
外觀上的區分方式:瑟斯跟瑪爾交換時,會自行把右邊的耳飾拿下來,他們換回來後,瑪爾會再把耳飾戴起來。

文章主旨:
艾伯李斯特,你給我振作點!(瑪爾+瑟斯+大小姐)(無誤)
瑪爾瑟斯與艾伯李斯特的星空夜語時間(?)






《星空之下》


──魔女之館

夜晚的休息時間,艾伯李斯特、艾依查庫和羅索被大小姐帶出去進行夜間任務。(據說是因為有任務的搜尋時間剛結束、大小姐的行動值又滿了之故)

瑪爾瑟斯守在大門附近,內心躊躇著該如何道歉。
好不容易等到外出的人回到魔女之館,瑪爾瑟斯鼓起勇氣,叫住正想與艾依查庫一道走回樓上房間準備休息的艾伯李斯特。
「那個,艾伯李斯特先生,請問方便借一步說話嗎?」
艾伯李斯特靜靜的看著他。
瑪爾瑟斯覺得如果自己擁有心跳,那麼心臟有可能快要跳到喉嚨裡了。
艾伯李斯特終於轉開視線,他對艾依查庫說道:「……艾依,你自己上去吧。」
「喔,好。」
嘴巴上回應著,艾依查庫的目光卻一直定在瑪爾瑟斯身上,直到他轉身離去。
「要在這裡說,還是到外頭去?」
拋過來的問題讓他愣了一下。
「呃……
「我看去外面說好了,正好能透透氣。」
「好。」
感覺忽然變成對方在替自己著想了。
小M本身根本沒有單獨找人特別談話的經驗,但今天的事情是她做出來的,必須靠她自己去解決,雖然已經稍微請教過瑟斯談話的技巧,可是要讓艾伯李斯特重振信心實在不容易。她告訴自己,非到無技可施之下,她絕不可以向瑟斯求救。
跟著走到宅邸大門外,艾伯李斯特在台階上隨意找個位置坐下。
「坐吧。」
瑪爾在他附近的台階上坐了下來。
「現在的人格是瑪爾,對吧?」
「嗯,今天都是我,包含戰鬥的時候。」
「你有什麼話要對我說?」
她先默默替自己打氣:只要把已經準備好的台詞說出來就好,小M,加油!

「我想跟你道歉,對不起!今天在迪特赫姆隊伍中的大將是你才對,我不應該搶了你的功勞。我很抱歉……
「只有這件事而已嗎?」
「咦?嗯,我是為了向你道歉而已。」
「你根本不需要道歉啊。在決定採取行動前,你難道沒問過瑟斯的看法?」
「有。」
「那場戰鬥他從頭到尾都有看在眼裡吧,他沒分析你不用跟我道歉的原因給你聽嗎?」
「不,我不是問他對今天那場戰鬥的看法。我認為我有非向你道歉不可的理由!」
「哦?」艾伯李斯特發出一聲簡短的質疑聲,輕聲呢喃道:「你跟瑟斯的想法真讓人摸不透呢
……
「說說看你的理由吧!在我看來,那場戰鬥最後一位該留在場上的人是誰,是大小姐得隨機應變做出決定的,大小姐的決定並沒有出錯,而你確實做得很好,拿下了勝利
……你並沒有做錯的地方。」
「因為我的關係,影響到你的卡片繼續升級的進展速度啊。這點難道不足以成為理由?」
艾伯李斯特微微一愣,卻仍堅定的說下去:
「那種事同樣不是你能去決定的事。是大小姐才能決定的。跟你沒有關係,所以你真的無需對我說『對不起』。」
「但是
……我的表現超過於你是事實啊。」
小M覺得自己已經快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了。她彷彿不只聽到艾伯李斯特的嘆息,也聽見瑟斯在潛意識裡的嘆息聲。
「用古魯瓦爾多的方式來說,表現得好是應該的,是身為被大小姐看重的戰士必須做到的事。」
「大小姐她始終都很看重你呀!即使家裡有這麼多人,她還是時常帶你出去
……
「被帶出去,表現得不好又有什麼用!」
無預警的被吼一聲,小M往一旁瑟縮一下。
注意到她的反應,艾伯李斯特馬上道歉:「對不起,嚇到妳了。」
突然間靜了下來。小M聽出艾伯那聲大吼中的不悅和所剩不多的耐性。
明白自己繼續在這話題上打轉,只會越趨近於無理取鬧,還會惹艾伯李斯特生氣。
不安的環抱住膝蓋,望著地上昏暗的草皮,心想著怎麼辦、怎麼辦,真的沒辦法了嗎?

『瑟斯
……我、我真的做了很笨很笨的事嗎?』
『是指為今天戰鬥搶了風頭跟艾伯李斯特道歉的事?是很笨很呆沒錯啦。』
『嗚
……竟然連你也這麼說。』
『可是,我覺得小M沒有做錯喔!這是我沒阻止你的原因。畢竟,你辦得到換作是我卻辦不到的事,像今天的戰鬥啊,我就沒辦法做得比你還好呢,因為受限太多了。』
『接下來,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我不想惹艾伯他生氣啊。瑟斯,你覺得我該怎麼說比較好?我必須請你幫忙了。』
沒想到瑟斯卻自言自語似的回應:
這個嘛……太久沒跟人對談,口條果然是會退步的啊。』
『瑟斯
……你不肯幫我嗎?連你也……這樣我還有誰能依賴……
小M覺得自己快急到哭出來了。瑟斯也感受到她的情緒波動。
萬一小M真的哭出來,瑟斯得負一半的責任,還必須想辦法安慰。他發現自己拿另一個人格完全沒輒,發自內心不希望把她給弄哭。
『我知道了,接下來交給我吧。』

留意到身旁的人,將右耳上的耳飾取下的動作。艾伯李斯特深知這個動作所代表的涵義。
「帝國騎士對優雅的仕女都是這麼兇的嗎?」
被調侃了。
「你們的外表一模一樣,誰知道那一個到底真的是不是女孩子。」
「個性上難道看不出來嗎?」
「在不小心爛骰的時候,艾依查庫身上也有類似的天兵反應啊。」
「聽大小姐說把我們當女生看的大小姐不算少數呢。好吧,看在你已經道歉的份上,不跟你計較了。」
我們家的大小姐其實打從一開始看到周報就把你們當男的看待。艾伯李斯特在心裡默默說出這個事實,這時候說出來反而是多餘的。
「艾伯李斯特,你沒想過要改變現狀嗎?」瑟斯說著,抬起頭:「縱使是身處在已經有所侷限的方框裡,仍然有改變的可能性。改變不了外在的環境、肩上被賦予的責任或是期待,至少能改變自己的想法和作為,在有限的空間中,你想套用自得其樂,或者是苦中作樂,都行。」
這是瑪爾瑟斯來到死者世界後,第一次在戶外仰望夜晚的天際,深紫色天空上星羅棋布。剛剛小M一直在看地板,沒發覺頭頂上的景象還真可惜。
『小M你看,天上有好多星星呢。』
「苦中作樂?你不覺得這形容詞用得很奇怪嗎?」
「會嗎?對我來說還頗貼切的。」
因為那是過去支持我活下去的動力。
「你真的覺得大小姐不想理你啦?」
「我反而擔心我身為『家裡第一位戰士』的身分,會讓大小姐不忍心拋下我。」
瑟斯仗著優良的聽力捕捉到後頭那句「明明我很沒用。」
「大小姐從來沒說過你沒用吧。至少我到這個家的這段期間,我沒聽過。反而常常聽到『艾伯你到底怎麼啦』、『艾伯振作點』之類的話。你知道你現在在做的事,是在放棄自己嗎?」
……
「艾伯李斯特,你怎麼不再去死一次算了。」瑟斯突然冷冷的說。
這一句話讓艾伯李斯特轉頭瞪向他。
「你放棄了你自己,不就代表同時放棄了活下去的權利?更正,對於現在的我們,應該說『復活』的權力才是。回去現世的辦法是拿回遺忘的生前記憶,你不想努力爭取升級的機會,代表放棄了恢復下一階段記憶的契機,記憶沒有全數恢復,也就是說你喪失再次復活的權利。這,是你要的嗎?艾伯李斯特。」
艾伯李斯特靜靜閉上眼睛。無話可說。
「振作點好嗎?別再迷惘了。你的身邊還有很多人在關心你,還有人需要你。你可知道,家裡下一張R4不是你,對大小姐來說,是沒有意義的。」
……什麼?」
……?你剛才說什麼?」搞不懂他的意思,瑟斯收回在繁星中游走的目光,看向艾伯李斯特。
「下一張R4不是我,對大小姐來說還是有意義的才對。以古魯瓦爾多的實力
……為什麼打我?」
瑟斯維持著出手敲他腦袋的姿勢說:「不要拿自己跟別人比。」
「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存在。古魯瓦爾多是古魯瓦爾多,你是你,我是我,還記得小M曾坦白過我們不是人這件事嗎?還有家裡某些人背著我說我是老妖孽的事。你難道要跟我這個妖孽相比?我們本質上就有所不同,你確定真要跟我這個非人者做比較?」
艾伯李斯特愣了好一會兒,發自內心搖搖頭。
眼前這位不是人,是個不可否認的事實。
瑟斯收回手,看著他繼續說:
「你自己很明瞭自己是大小姐的第一位戰士,你沒因此感到光榮過嗎?即使表現不好仍始終被捧在手心裡,還真叫很少被帶出門的傢伙羨慕啊。最大的敵人永遠是你自己。別再畫地自限了,艾伯李斯特。你不會真的想令大小姐失望吧?」
「我是怕。」
有些勉強的吐出三個字後,卻又沉默了。
望著他,瑟斯靜靜等待。
……我怕因為我表現得不夠好,會讓大小姐失望。」
完美主義嗎
……
「回想看看這幾天的對戰吧。昨天記得大小姐說有一場是帶家裡記憶恢復最多的組合出去,是打輸了,可是大小姐她有一絲失望的樣子嗎?」
「沒有。她反而因為古魯瓦爾多在開了S.S.S的蕾格烈芙面前支撐了三回合才落敗,很興奮。」
「因為古魯瓦爾多盡力了呀。只要用盡全力,努力到最後一刻,就是最棒的。我們的大小姐很開明,她能看見我們有多努力,不會憑對戰最後的勝負評論我們的好壞優劣。所以,你只要盡力去做就行了。你有努力過,她會知道的。不用想太多!」瑟斯說著,用力拍拍艾伯李斯特的肩膀。
……我知道了,我會試試看的。」
就在等你這句話!
「這可是你說的喔!在此總共有三名見證者,我會以旁觀的角度,看你有沒有真的去試。」
「嗯。」
瑟斯站起來,伸個懶腰。
任務達成……這下小M可以放心了。」
「等一下,瑟斯,所以小M她的目的到底是?」
「嗯?她希望讓你振作起來啊!雖然一開始用的方式很笨拙
,但她對於今天的事是真的感到過意不去,她是事後這麼覺得的,所以才會想跟你道歉。這是她的心意。你現在還會覺得她不是女孩子嗎?」
艾伯李斯特不禁露出苦笑。
「是個細心的好女孩啊。」
「所以才值得被疼愛。」
「瑟斯,其實大小姐最初就是把瑪爾瑟斯當男的看待呢,流傳出是女性的謠言時,她還是很堅持原本的想法。」
「但是現在也改變了,不是嗎?她說過:『瑪爾就是瑪爾』,反正現在她跟小M相處得很好。」瑟斯毫不在乎的說。「打擾到你的休息時間了,早點準備休息吧!」
「我想再多坐一會兒。等大小姐他們回來我再進去。」
大小姐帶艾伯李斯特一組人回來後,復又帶家裡的伐木組出去,到現在還沒回來。
「喔。那麼晚安囉!」
「晚安。」
灑滿星斗的紫幕下,只剩下帝國騎士一個人,守望伙伴的歸來。


- - - - -

前情提要:
  小M會想盡辦法、希望艾伯振作起來的原因是,他跟古魯瓦爾多被大小姐私下約談,因為大小姐下定決心接下來要讓艾伯李斯特優先升上L5,但接連兩次上10星,都是拿到他們兩的L4卡,不僅如此,艾伯李斯特最近外出的表現上十分慘烈,讓大小姐感到傷腦筋。
  會私下找他們來,是想跟他們討論該如何幫艾伯打氣。古魯直言,他八成又再鑽牛角尖了,不想辦法打醒他,要改善情況很難。大小姐對他們表態,她不會放棄艾伯李斯特,不只是出於他是她的第一位戰士、有著家裡最先恢復所有記憶的約定,更出自於對他的感謝,若古魯瓦爾多之於她,是像扭轉勝負的強力後盾;艾伯李斯特之於她,則是安定心緒的定心丸。
  「瑪爾你之於我,是逆轉關鍵的奇蹟之鑰喔!」大小姐對他笑著說,你們三個都是我非常信任的戰士。
  當初,去挑戰「風大陸的大號令2」,關鍵一戰沒上過場的艾伯李斯特在大後方就是擔任定心丸的角色,讓大小姐她能保持冷靜發號司令。
  
『艾伯李斯特先生對大小姐來說是很重要的人。』
  這件事小M僅記於心。所以,她才會做出一連串的行動。瑟斯很清楚她背後的目的,因此沒阻止她,反而提出不少建議事項,雖然小M還是辦不到那程度,必須靠瑟斯收尾。
(好歹他是曾掌握過實權的皇帝啊)


引用網址:http://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69971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UL|Unlight|瑪爾瑟斯

留言共 3 篇留言

麵包先生
阿阿....是個細心的好女孩啊.....
你家瑪爾超棒的呀.....(伸拇指鼻血

08-14 04:40

聿辰
嗯!她超不可思議的啊>/////<
這兩次都是在我覺得要結束的時候突然間穩住情勢
個性可愛、危急時刻可靠,所以瑪爾瑟斯的性別問題什麼的,我早不介意了,瑪爾就是瑪爾~08-14 14:01
麵包先生
瑪爾就是瑪爾~ 說的好呀XDDDDDDDD
阿阿阿 瑪爾超讚

08-14 14:06

聿辰
就像史普是史普啊(笑)
但我覺得我家的是獸蘿,因為他來的時候是R1
艾伯跟王子終於表現回穩了,不然我可是要移情別戀公主和瑪爾了XD08-14 14:18
麵包先生
阿阿 我家史普也才L2(被打
瑪爾 讚(拇指鼻血

08-14 14:21

聿辰
[e19]08-14 14:2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soar035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UL】祈願文集之二... 後一篇:【UL】日常之差點變成永...

訂閱

作品資料夾

qa50427巴友們
今天去玩密室逃脫 小屋更文寫心得 有興趣歡迎來看看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7小時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