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同人小說】艾爾之光-艾x愛-希望你知道

作者:小皮│2012-07-17 16:50:46│贊助:2│人氣:1815
*有血注意
 
*有虐注意
 
*凌亂注意
 
*艾愛注意
 
*騎領元素注意
 
這篇有人說很好看~~
 
我感覺不太清楚呢"
 
只是覺得結局很滿意~
 
嘛~連圖畫都很渣渣""
 
畢竟是小說圖~所以就隨便了一點XD"
 
接下來請看~~
 
 

-----------------------------------------------------------------------
 
簡單式的房屋,帶清香的纖細身子在屋裡忙碌著。
「叮」一聲的聲響,紫色身影急忙上前接住那彈跳而出的土司。
塗上帶點鹹味的奶油,一切如跳舞般輕盈,一切都是那麼的完美。
此時,一雙強壯的手忽然環住那輕盈的腰,硬生生將她拉進懷裡,嚇得她不斷驚呼。
「咦?艾索德?把你吵醒了嗎?」
面對愛莎的詢問,艾索德只是搖搖頭,仍睡眼惺忪地靠著她肩。
叫醒他的不是吵鬧,是不斷從此飄來的香味。
「吶!叼著,小心別掉囉!」愛莎一面叮嚀一面將吐司遞到他嘴邊。
只見他「啊」一聲的咬住,津津有味咀嚼著,一手也放開她,接著嘴下的食物。
「今天也會很晚回來嗎?」得到自由的愛莎開始動手幫他到杯果汁,然而艾索德只是聳聳肩。
「不確定,大概要問一下巴爾吧!」感到口渴的艾索德接去果汁,一口飲盡。
愛莎垂下失落的眼眸,長短不齊的瀏海若有似無的遮掩,只願有心者能看見。
然而艾索德似乎不是無心,而是漫不經心地放下杯子。
「好了,那我出門了。」
椅子與地面磨擦發出聲響,看著愛人舉起劍,準備揚長而去。
手不自覺地伸出,拉住了那欲離開的手臂。
這下不只是艾索德嚇到了,連愛莎也為自己的動作大吃一驚。
「愛莎?」他疑惑地詢問,似乎察覺到有些異樣。
愛莎畏畏的的收回手,趕緊端起無害的笑容。
「如果晚回來要跟我說一聲喔!不然晚餐又要浪費了!」
聽她如此道,艾索德懸掛的心不禁鬆懈了下來,親暱的啄了啄她額頭。
「晚回來的話就別等我了!」
每次都晚睡早起,真不知她是怎麼做到的!
「掰掰!」搓揉著她的髮絲,毫無留戀地踏出家門。
「再見...」愛莎無聲道。
他離開了,又丟下她一個人。
咬咬牙,不得不承認自己害怕孤單與寂寞的心情。
「往好的方面想,等等再偷偷去皇宮找他就好啦!」
至於為什麼要偷偷,因為艾索德十分不喜歡她去皇宮,每去必要罵她個兩句。
兩手並用地將頭髮綁於耳下兩側,滿意的照著鏡子左看右看。
拿起用手巾包好的便當,法杖輕輕一揮。「皇宮!」叼著吐司含糊道,她才不管他會不會生氣呢!
「搞什麼啊!」
氣憤的踢開滿地的泥沙,手用力揮著魔杖。
好死不死魔法就在這時失靈,明明就說要去班德皇宮,它給我傳送到艾德城堡!
「煩死了!為什麼走了那麼久還沒到啊!」
不耐煩的吶喊,一整個早上的寶貴時間都因這小小的失誤而毀壞。
傳送也不能用太多次,魔法就只有這時候麻煩。
「還好冷卻魔法還能用,不然便當就毀了。」
左手端起浮空的便當,在便當旁還微微感覺到涼爽的氣息。
「愛莎大人!」一陣呼喊將愛莎的神給拉了回來,仔細一看,是班德皇宮的衛兵。
「愛莎大人,真好,每次都幫艾索德大人送午飯。」
不,嚴格來說這是她的早飯...
「也沒甚麼,只是順道過來了!」
一點也不是順道,看那如犬般的喘息就知道。
衛兵們自然而然不戳破這點,順著接下去。
「愛莎大人,妳手藝那麼好,也幫我們做嘛!」
「對啊!皇宮裡的飯都不好吃,都是一坨一坨的!」
看著士兵倆的哀號,愛莎根本連理都不想理,一心只想快點進去,不想浪費精力在此地。
「好啦好啦!我等等如果有回去一趟,順便幫你們做午飯!」
語畢,紫色的身影逕自的走入皇宮。
走在撲滿紅毯的走道,一會兒左彎,一會兒右彎,一樣的景像似乎一再的重複。
左右觀望著一扇又一扇的房門,搞什麼?她竟然迷路了!
「咦?愛莎大人?」
突如其來熟悉的聲響,愛莎轉身,望向抱著公文,臉戴黑框眼鏡的男孩。
本想撲過去好好感謝遇到此人的恩惠,然而,接下來的話語讓她不禁僵住許久。
「怎麼在這裡,又迷路了嗎?」
一箭刺穿心的話語,愛莎低下緋紅的臉龐,十分相信再多說甚麼一定是被當成藉口。
見愛莎沒回話,男孩勾起嘴角,不在意般地笑笑。
「早叫艾索德大人給您皇宮地圖的,不然您每次來這都會迷路,我看等會兒我再去...」
「巴爾!」
大聲的怒吼蓋過了善意的提議,愛莎抬起泛淚的面容,沒想到自己路痴的天賦也輪得到這男孩來虧損。
巴爾淡笑不語,右彎的走入一間房內。愛莎愣愣的跟了上去,原來目的地近在眼前啊!
「噓!」一入內,巴爾將食指放在嘴旁,示意愛莎將音量放低。
好奇的探頭,沒想到艾索德正趴在公文上呼呼大睡,樣子像極了累癱的小動物。
巴爾上前,將一旁已改好的公文給拿開,以免被艾索德的口水沾染。
「他經常這樣嗎?」愛莎好笑的詢問,平常她來皇宮,艾索德總是在開會,今日還真是她第一次看他這樣。
「嗯啊!有時又要回辦公室看依下,以免改好的公文全濕了。」巴爾不在意的頂頂眼鏡,大疊的公文對他來說似乎沒甚麼重量。
「是嗎?」溫柔的眼神望著平時霸道的他,沒想到這傢伙也有這一面呢!
「那,我先去忙了,愛莎大人隨意逛吧!」巴爾開門離開。
愛莎開口正打算道謝,沒想到巴爾緊接著道:「只要別迷路就好。」關上門。
「只是忘記辦公室怎麼走而已哪那麼誇張!」愛莎股起腮幫子,吐吐粉舌。
身後的人影不安地扭動,意識到自己音量過大,愛莎趕緊住口,看著艾索德持續「呼嚕呼嚕」的睡去才放了心。
上前抽去他臉下的公文,意外的發現紙角濕了一片,卻沒擴散到字跡,看來現在救的時機剛剛好啊!
「開放皇家倉庫供給糧食給人民...」愛莎唸著紙上的重點,再看看艾索德那潦草、同意的簽名。
「最近糧食的確缺了不少...人民們也開始有些抱怨了...」認同的口氣,將紙張放在一旁的桌面,讓它免於口水的摧殘。
望了望桌面一大疊未批改公文,再望了望熟睡的艾索德。
「職位差不多,幫忙批改應該行吧!」輕聲呢喃,拉了一旁的椅子落座於他身旁,拿起公文,正準備開始時...
「哈啾!」艾索德縮了縮身子,愛莎見此,脫下了身上的白袍,動作輕巧的批於他肩上,溫暖的神情勾起笑容。
「真是的,跟小孩子一樣!」
「唔...」揉揉惺忪的睡眼,紅色身影緩緩起身,批在肩上的白袍就這樣滑落臀部。
疑惑的看著那衣物,再看著一旁紫色佳人,本來想破口大罵的心情煙消雲散。
「真是,就叫妳別來皇宮了嘛!」無奈道,卻明白怎麼說都沒有用。
擺在一旁的大疊公文,早都有愛莎輕柔的筆跡。
仔細一看,窗外的太陽已經落於山間,金黃色如婚紗般的打在佳人臉龐。
搓揉她髮絲,有點疼愛卻帶點頑皮。「愛莎,起床了!」
愛莎縮了縮肩膀,貪婪與周公下棋的時光。
「愛莎!」擰著眉,沒想到她也有如此貪睡的一面。
「再不起來我就要親妳囉!」開玩笑道。
此時紫色人影才依依不捨的睜開雙眼,愣愣的看著眼前不到幾公分的臉龐。
「起床啦?」微笑。
「哇!」無預警的往後跌去,後腦杓直接與地板親密。
艾索德完全無法反應,詫異的看著姿勢非常不雅的人影。
「沒事吧?」他趕緊上前將愛莎扶起,頭上的包腫得十分明顯。
「好痛...」愛莎被撞得頭昏腦脹,眼中聚集著水氣正等著蓄勢待發。
「乖...不痛...」艾索德被這情形嚇得直抱著她,一手拍打她的背安慰,一手輕揉著腫包。
「都是你嚇我...」哽咽。
「是是是,我的錯。」
「害我跌倒...」
「我知道,對不起。」無奈。
「你還說要欺負我...」
「我沒...」艾索德抬起頭,見愛莎淚珠低落嚇得趕緊改話:「好好好,我有,我有,都我的錯,別哭了!」
見他緊張的表情,愛莎破涕為笑,艾索德才放下懸著的心。
「很晚了,今天先睡皇宮?」他詢問,一手擦去那惹他心煩的淚水,愛莎點點頭表示同意。
艾索德扶她站起身,沒想到愛莎則是賴在地上一動也不動,反而還嘟著雙唇。
「愛莎?」
「背我。」如小孩子的口氣。
「...」艾索德無語,難道她撞到精神錯亂了嗎?
「我要背背...」話未說完,愛莎又哽咽了起來,嚇得艾索德趕緊蹲低身子。
「好好好,我背我背!」聽他如此說,愛莎笑著爬上他的背,一點也不在意裙底風光洩漏。
艾索德起身,將她背著走,愛莎順手關上辦公室的門,踏上長到不行的走廊。
「欸,艾索德。」
「幹嘛?」朝著皇宮房間走去,有些不耐煩道。
沒想到愛莎忽然將臉湊近,「啾」一聲的親了他臉頰。
「妳、妳、妳...」艾索德結巴地轉頭,卻只見愛莎無辜的眨著雙眼。
回過頭,臉色有些緋紅,仍依照得緩慢的速度前進,只是這次是低著頭。
「艾索德,你害羞了嗎?」疑問道,在背後的她看不清他的臉龐,只是從他泛紅的耳根大概知道情況。
「沒有...」
「別害羞嘛!又不是沒親過。」
「我說沒有...」咬牙切齒。
「艾索德─」
「吵死了!我說沒有就是沒有啦!」
「唔...」睜開雙眼,還未回過神小腿傳來痠痛感,令愛莎不禁擰了秀眉,看來昨日走太遠雙腳已經開始抗議了。
撐起身子,昨晚仍摟著她的身影早離去。
伸手摸向一旁的矮桌,不出所料的上頭有一盆水與一條毛巾。
拿起毛巾向臉上擦拭,迷濛的雙眼漸漸改為清晰。
仔細一看,矮桌上放著三明治,三明治下壓著一張紙條。
將紙條抽出,簡陋的幾字緩緩浮現:"去開會,吃完早餐後別亂跑。"
「真是,我又不會迷路。」鼓起腮幫子,愛莎不悅的起身更衣。
叼著髮飾,站在鏡前梳直凌亂的頭髮,將它綁成兩個馬尾在耳下兩旁。
拆開三明治包裝,用力地往床邊一坐,一邊咀嚼著一邊思考待會兒要去哪邊,完全遺忘艾索德的交代。
去找艾索德嗎?但是他在開會,過去不太好吧!
「那就去找在皇宮的徒弟徒妹吧!」選好目的地,愛莎一口氣將三明治塞進嘴裡,一手拿走一旁的法杖,直直離去。
但她忘了一個大重點,他們在哪裡!?
走了一段時間,愛莎左右觀看,唔...她又迷路了!
「愛莎老師!」愛莎轉身,見是她的師妹放心了許多。
「愛莎老師,你怎麼會在這裡?又迷路了嗎?」
嗯...似乎看到對話框穿刺過去了。
「為了來看你們才過來的啊!原來大家都在廣場這邊啊!」
「嗯!今天練習操控水的三態喔!」高興地炫耀著,畢竟愛莎很少進宮看她們。
「已經那麼厲害啦!」溺愛的撫摸著她的頭,就算很少往來仍不尷尬啊!
「對啊!師丈都不帶老師來...」
「因為我不想要她來。」突然傳來一個聲音,打斷了原本想繼續碎碎念的徒妹。
見是師丈,師妹吐吐舌頭,但看到一旁的人又不禁驚呼了起來:「是哈梅爾的澄和厄泰拉的雷文!」
「好久不見啦!愛莎姊姊。」澄直接抱住她,用臉頰磨蹭著臉頰。
「還是沒甚麼變得感覺。」雷文則是上前搓揉她的髮絲,愛紗只能愣愣地讓他們搗亂。
「雷文哥!澄!」開心的驚呼,已經有段時間沒看見這兩人了。
「雷文哥和澄是來這開會的,明天一早我們就要前去哈梅爾。」悶悶地開口。
艾索德也說不上自己為何會這樣,只明白原因來自前頭的三人。
「明早?那麼快?」愛莎驚呼,有些不捨。
然而這點艾索德自然看得出來,拉住她的手,丟下雷文與澄頭也不回地離開。
「小艾哥哥怎麼了?」
「大概是吃醋吧!別說了,我們先去吃午餐。」
「嗯!」
早習慣的兩人逕自的離開,無視掉身邊的粉絲,有時...無視是好事。
至於愛莎可沒這麼好運了,艾索德直直拉著她往宮外走去,路上一句話都沒有說,氣氛十分的凝重。
「艾索德...你在生氣嗎?」試探性地詢問,愛莎不明白他為何生氣,雷文哥他們過來他不開心嗎?
「明早你去哈梅爾不知道要做什麼,不過我可以跟你去喔!我現在魔力變更強了,說不定可以...」
「夠了!」憤怒的甩開手,怒視著身後的佳人:「我做甚麼用得著你管嗎?你昨天為甚麼又進宮?不是叫你別來了嗎?」煩悶的心情一次爆發,讓愛莎不禁一愣。
「我只是...只是...」
「只是什麼?我說過很多遍我不需要你的幫忙!你只要好好在家裡做好你自己的事就好了!」咄咄逼人的罵法,愛莎不禁濕了眼眶。
艾索德只是「哼」了一聲便拂袖而去,獨留愛莎在原地垂淚。
艾索德沒有回來,也是,當天他是往皇宮方向去的。
一整個晚上都在等待,床鋪濕了又乾乾了又濕,最終才沉沉的睡去。
「愛莎!愛莎!愛莎大人!」睡夢中,似乎有個人一直的叫醒她。
睜開紅腫又疲憊的雙眼,稚嫩的臉龐就浮在眼前。
「巴...爾?」
「太好了,愛莎大人您終於醒了,趁現在快逃!」
「逃?」為什麼要逃?
巴爾正要開口,門外重重的敲門聲打斷了他,愛莎也因此睡意全飛。
「現在來不及說,總之您先逃,我會拖住他們的!」巴爾將法杖遞給她,推動著示意要她從窗外出去。
「快開門!」門外的聲音越來越不耐煩。
「謝謝你巴爾。」愛莎感謝道,隨後從窗戶跳出,拚命地向前跑。
「逃脫成功再說吧...」巴爾擔心得喃喃自語,門「碰」一聲地打開,巴爾緊閉雙眼面對迎面而來的人群。
「呼...呼...」愛莎跑得上氣不接下氣,卻不敢停下來,就連巴爾的下場會如何她也不敢多想,只管向前跑。
模糊間看到了熟悉的身影,她停下腳步喘氣。
「愛莎?」那身影疑惑道。
「藍托...哈...救我...」斷斷續續的話語,無法成句的吐露而出,藍托則露出無奈的眼神。
「對不起...」藍托此言一出,下秒所有士兵衝上前將她圍住。
愛莎被壓得跪在地面無法動彈,雙手早被麻繩給綁住。
「藍托哥!」
「愛莎大人,這是國王的命令,將您給押往皇宮,請您乖乖與我們配合。」一位士兵趕在藍托開口前講話,士兵們開始將她移動,愛莎現在仍是一頭霧水,國王為什麼要抓她?
「啊!」被用力的甩於地面,冰涼的磁磚令愛莎不禁顫抖。
抬起頭,在上頭的就是下令抓她的國王。
「報告國王陛下,艾索德大人在昨日下午前往哈梅爾,目前仍在船上還未抵達。」士兵恭敬道,見國王點點頭,便放下在額間的手。
「六大英雄之一的愛莎啊!你知道你為何會被朕捉來嗎?」
「回國王,小的不知...」就是不明白才會任他捉回來啊!不然她早可以魔法一用的離開了!
「哼,還記得這個吧?」使力一丟,一張被揉爛的紙張直接打在她臉上。
仔細一看,這是昨天才批改過的公文?
「開放皇家倉庫?好大的膽子!敢動腦筋到本王頭上來啊?」國王走上前,怒視著她。
「可是國王,食物現在漸漸短缺了,再繼續下去人民就會...」
「我才不管人民會怎樣!」大聲地咆哮,粗魯的端起愛莎臉龐。
「一開放皇家倉庫那些人就會像野獸一樣搶食,到最後一掃而空那我怎麼辦?你有沒有想過我怎麼辦?」用力的甩,愛莎有些疼痛的咬牙。
國王緩緩地坐回寶座,露出獲勝的笑容:「行重刑。」手一揮,一名拿著木棍的人上前,高高舉起,正要打下的那瞬間...
「等等。」所有人疑惑地望向國王。「先把她外套脫了。」
「是...」行刑的人微微彎腰,對君主這殘忍的要求悶聲不吭,就怕哪天自己也會同樣下場。
解開她手上的麻繩,手腕上的紅腫顯而易見。
愛莎動一動手腕,只道句:「我自己來。」便脫下外套。
打擊的聲音一波一波的傳開來,那畫面讓一旁的士兵都閉上雙眼。
愛莎緊握著雙拳,泛白的雙脣仍固執得不發出聲音,滴上地面的已經不知道是汗還是血。
忍住啊愛莎...幸好艾索德提早出去...不然受刑的可是他了...
意識模糊前,這是她唯一的想法。
「這個公文是誰批改的?」威脅的口吻,可惜意識模糊的愛莎可聽不清。
「誰?」大聲地咆哮,總算使愛莎有些清醒。
「是我...」有氣無力道,臉蛋並無任何血色,當然,這絕對不會引起國王的同情。
「果然嗎?真是好大的膽子!」手一揮,一旁的刑者便放下木棍改拿起鞭子。
「啪唰、啪唰」的抽打,緊咬牙根,還未退去的疼痛感又再次加劇。
到底甚麼時候才會結束這場惡夢呢...?
「愛莎大人,吃飯了。」士兵緩緩地走上前,從牢籠中的洞口將還算完美的飯遞了進去。
畢竟每次遇到困難時,愛莎總會幫助他們,如今變成這副模樣實在慘不忍睹。
聆聽著腳步聲遠去,愛莎睜開迷濛的雙眼,重刑又結束了嗎?
試探性地舉起右手,卻吃痛的放棄。
身體因僵持已久的姿勢而感到麻痺,這樣子是否連痛也能麻痺呢?
「怎麼可能...」苦笑地自嘲,唇舌有些乾燥,但仍不改變靠著牆壁的姿勢。
右手邊的飯連動也不動,說不上是沒食慾還是不想動。
在完全昏暗的牢房裡完全看不清時間的轉變,過於血腥的鐵銹味早已因為嗅覺疲勞而淡去。
瞇起雙眼,有些想睡,但絕對不是因為冷的關係。
即使自己身上只剩下黑色的無袖衣,她也不感覺冷,反而是有些熱。
再度沉沉的睡去,不變的姿勢,不變的故事。
「愛莎!愛莎!」急促地呼喊...是誰?
有些艱難的睜開雙眼,過於鮮紅的髮絲讓她不禁皺起眉頭。
「愛莎,你沒事吧?」艾索德如確認般的輕拍著她的臉龐,緊張的神情全映在臉上。
「艾索...德...?」有些疑惑的撫上在她臉頰上的雙手,確定這不是夢後,眼淚便蓄積了起來。
「艾索德!」撲上前環住愛人的脖子,艾索德也順勢的攬住她的腰。
然而正當艾索德還想說什麼時,愛莎的身子便軟軟的滑下,嚇得他趕緊接住。
「愛莎!愛莎!」拚命的叫喚,艾索德懸掛的心又再次緊張了起來。
無奈這次的她怎麼叫也叫不起來,艾索德開始感到不對勁。
仔細一看,地上有著一大灘早已乾涸的血跡,就連自己的雙手也莫名的被沾染。
「好燙...」將手從愛莎的額頭移開,把愛莎的身子翻了過來。
背上觸目驚心的傷痕就這樣曝露了出來,艾索德二話不說地將愛莎橫抱了起來。
「艾索德大人!」
「讓開!」憤怒吼著擋在牢口的士兵。
士兵看著一臉憤怒的艾索德,再看看遍體鱗傷的愛莎,只好放任兩人離開,畢竟這兩人都算是幫助他們許多的恩人啊!
「碰」一聲地踹開辦公室的門,裏頭的澄與巴爾嚇得差點跳了起來。
艾索德趕緊將愛莎放到一旁休息用的小床,且命令著巴爾拿醫藥箱出來。
「真狠,我們哈梅爾也沒用那麼慘的酷刑。」澄咬牙道,看著艾索德撕開愛莎背部的衣物。
雖然這樣子不太好,但緊急時刻只能使用這種手段。
艾索德也算個君子,撕掉衣物後便無其他動作,原以為他會把那衣物給抽開呢!
「醫藥箱來了!」巴爾將醫藥箱放在一旁的地面,拿出紗布與紅藥水小心翼翼的塗塗抹抹。
趴在床上的愛莎明顯的一縮,有些低鳴的呼痛,看樣子傷口已經發炎一陣子了。
艾索德退到一旁,不想因為自己在一旁而礙事,轉身關上門,用水盆裡的水清洗一下染血的雙手。
「我說,你該不會是直接把愛莎從牢房帶回來的吧?」澄看著愛莎泛白的雙唇,雖然不忍,但也沒忘記最重要的事。
「是又如何?」不在乎的斜睨,換來澄的嘆氣。
「這樣子國王可是有藉口加重罪刑的!」
「我不會再讓那個王八碰到愛莎。」肯定的語氣,直接叫國王王八,他還真是第一個啊!
「前提是他們不會衝來這邊直接抓...」
「他們進不來的。」硬生生地打斷,兩人疑惑地望向正在包紮的巴爾。
巴爾剛處理好傷口,正在收拾醫藥箱。
「進不來是什麼意思?」艾索德詢問,生平第一次覺得他這個助手有搞鬼的嫌疑。
「這裡有魔法陣,是愛莎大人設下的,想對艾索德大人不利的人,都會被擋在外頭。」他答。
想當初剛來這時,他的確是不怎麼喜歡艾索德,討厭的成分日繼夜增。
然而,有天要進辦公室時,卻不知為何一直被擋在外頭,像是有種堅韌的玻璃阻擋。
此時愛莎正好從辦公室踏出,笑笑地看著他:「咦?是巴爾啊?進不來嗎?」
他無奈的點點頭,為此狀況被搞得一頭霧水。
「我在這裡設下了小東西,討厭艾索德的人都進不來唷!」愛莎笑笑地接過他手上的文件,然後穿越了那隱形的玻璃,走進了房間,將文件放於桌面。
「如果你真的很討厭他的話我不會勉強你的,我可以幫你去跟艾索德談談,讓你換個上司。」看著她帶著笑容離開,起初,巴爾以為這只是呼嚨他的。
「但是事後,我對艾索德大人的誤解一個個消失,我也意外地能進入辦公室,連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議。」巴爾說明道,反而讓其餘兩人陷入了沉默。
「你知道這件事嗎?」澄望向艾索德,艾索德只是搖搖頭。
「愛莎大人要我別說出去的...」巴爾低頭道。「我不是故意要隱瞞的...」有些自責的語氣,艾索德只是輕拍他的頭。
「沒關係的,你們都是為我好不是嗎?連夜地來哈梅爾找我你一定也累了,還是先去休息吧!今天沒甚麼工作,你順便叫人送消炎藥過來就好了。」見艾索德溫柔的舉動,巴爾點點頭,最後離開了房間。
當初為甚麼會討厭艾索德呢?如今想起來還真高興能當艾索德的助理啊!
看著門「喀」一聲的關上,艾索德坐在床沿,檢視著愛莎的傷口,其實不僅是背部,連大腿都有明顯被抽打的痕跡。
「愛莎姊也真是的,做事前也不說一下。」有些無奈道,即使知道這就是愛莎的優點之一。
艾索德無語,將她散落的髮絲勾往耳後,慘白的臉蛋顯露出她所受過的苦。
「笨蛋...為什麼不逃呢...?」有些疑惑又有些責怪,後頭的澄聽到這句話不禁翻了白眼。
「你才笨呢!你忘記國王抓人的原因嗎?若愛莎姊跑掉的話,被抓的可是你...」
「叩叩─」話未說完,門外傳來了敲門聲,澄上前去,警戒的打開門,只見女僕站在外頭。
「小的送上艾索德大人需要的消炎藥。」
「給我就好了。」迷人的笑容,讓女僕身子有些酥麻,只能交貨後欠身趕緊離去。
「欸,是藥丸欸,要怎麼辦?」澄疑惑的看著手中藥丸,畢竟愛莎現在昏迷狀態,不太可能自己起床吃吧!
「給我就好了。」艾索德接走藥丸,把它納入口中,再含一口水嘴對嘴的進入愛莎嘴裡。
「如果被愛莎姊知道這事,我想她一定要在我面前消失一陣子。」笑笑地看著艾索德放下那柔軟的身子,現在還能開玩笑的只有他吧!
可惜艾索德並無理會澄的打算,眼見月亮高掛著天空,即時有些疲勞,仍想看顧著愛莎。
「晚了,你要睡我在皇宮的房間嗎?」艾索德一面詢問一面拿出櫃裡的毯子。
澄只是搖搖頭。「我睡旁邊的沙發就好了,若出事比較方便。」現在難保國王不會帶著一群人殺過來啊!
「你可別烏鴉嘴。」哼了一聲地將毯子丟了過去,卻再明白不過自己也是害怕這狀況而打算留在這。
燈火「啪」一聲的關閉,房內瞬間暗了下來。良久,眼睛才適應了黑暗,稍微能看清些什麼。
坐在床旁的椅子,艾索德並無打算要睡去,看來打算通宵了。
「艾索德。」
「嗯?」
「要不我們輪流吧!看你一個人熬夜不知撐不撐得住。」澄擔心道,這傢伙可是從聽到愛莎被捉的那天起就沒闔眼過,這樣身體可是會被搞垮的。
「不了,我熬夜的話也只有我一個人撐不住,我們輪流的話,就變兩個人都不行了。」艾索德拒絕了他的提議,澄仍睜大雙眼看著他。艾索德...一直喜歡愛莎姊吧...?
想到此不禁勾起一抹苦笑,睡意悄悄的降臨,澄閉上雙眼,到處奔波的他也累了啊...
細小的腳步聲迴盪於房內,擰眉,澄警覺的睜開雙眼,只見艾索德緩緩蹲下身子,拿出一旁的急救箱。
「小艾哥?」
「你醒啦?吶、早餐。」平緩的關上櫃子,起身抓起一旁的三明治扔給他。
愣愣的接過三明治,看著艾索德走回愛莎身旁蹲下。
仔細一看,現在太陽才剛要升起,好啊!那麼早起來,晚點肯定要睡午覺了。
「你不繼續睡嗎?」
「嘛!想睡也睡不著了。」搔搔頭,拆開外頭的塑膠包裝開始吃了起來。話說這幾天都吃三明治啊!
艾索德點點頭,不再理會他的幫愛莎換藥。
原來艾索德也會基本的包紮嘛!本來是好奇地探頭過去,卻遭來艾索德的斜視,難不成牠會讀心術?
「轉過去。」艾索德開口道,原因很簡單,他要換背部的藥了,這樣鐵定會看到愛莎的胸前風光。
聽話的轉過身,至於為甚麼很聽話呢?艾索德的醋勁可是很大的,上次跟雷文哥也見識過了,雖然被雷文哥當成玩笑看待。
「我說,接下來要怎麼辦啊?」默默的提出重點,國王差不多要發現了,帶著愛莎逃跑可是很吃力的,而且就算逃跑也跑不遠的。
「...」短暫的沉默令人窒息。
「小艾哥?」
「抱歉,我不知道。」闔上醫藥箱,艾索德第一次感到如此的無助,真的沒有辦法了嗎?
「...」默默地轉過身,坐在離床邊不遠的矮椅,只見艾索德伸出手放上愛莎的額頭,見那漸漸有血色的臉龐,高燒應該退了吧!
「雷文哥會跟我們會合嗎?」艾索德開口,替愛莎蓋好棉被。
澄聳聳肩,另一手將塑膠垃圾丟入垃圾桶:「雷文哥只說剩下的交給他處理,之後就走了,也不知道接下來他要做甚麼。」以雷文的實力其實不怕出事,只是他偶爾會做出出乎意料的行動。
擰眉,正要開口說些什麼,門外傳來「叩叩」兩聲,兩人警覺的瞪向門板。
澄靠著門板,兩手蓄勢待發的拿著手槍:「是誰?」
「不幫我開個門嗎?」門外熟悉的女聲讓房內的兩人不禁擰眉。她怎麼會來?
收起手槍,澄打開門,果然不出所料的是她。
「蕾娜姊,你怎麼會來?」澄驚呼,不如說真的有點被嚇到了。
「雷文來找我,所以我就來啦!」理所當然地道,卻讓兩人不禁黑了臉。
他們苦惱那麼久簡直跟笨蛋一樣,果然是無法預測行動的雷文啊!
「喔!還有,剛剛經過會議室的時候,聽到了國王打算親自出馬與軍隊討罰愛莎。」
「咦?親自出馬!」
「嗯啊!國王說玩具逃跑了怎麼能不捉回來呢!」蕾娜有些興災樂禍,黑色的殺氣不斷從艾索德身上冒出。
「我要殺了那個王八...」
「咦?小艾哥哥!冷靜一點啊!不能殺國王啊!」澄緊張地阻止隨時會衝出去的艾索德,蕾娜則在一旁竊笑。
「嘛!先別急著殺,國王他們差不多要過來了,先帶愛莎離開吧!若發生什麼事最先不利的是愛莎呢!」
「也是,就算打得贏軍隊,說不定在開打的時候國王就會偷偷的把愛莎帶走了。」
「嗯啊!所以...」
「碰碰碰」急促且不間段的敲門聲直直闖入三人的談話,這次不需要開門就知道是國王的人。
艾索德趕緊背起愛莎,由澄扶著從窗戶跳出,蕾娜則是拉直手中的弓。
「蕾娜姊!」
「我在這擋著,伊芙和雷文在外頭,去跟他們會合。」緊繃的神經針對著門外的人,現在可不能分心啊!
聞此,澄點點頭,也跟著從窗戶跳出,獨留蕾娜孤軍奮戰。
「要平安啊...」呢喃道,隨後門被龐大的火藥炸開。
後頭傳來「碰」的一聲,然而艾索德和澄無暇去理會,只管向前衝刺。
「小艾哥,很重的話可以換我揹喔!」
「還不需要,你先揹好你的大砲吧!」扯扯笑容,體力還不是到極限的時候。
「話說伊芙與雷文哥呢?」對於此問題,澄只能搖搖頭,他們已經從厄泰拉跑到貝斯馬,連個人影都沒看到。
「轟隆」的聲響,飛彈直接打上兩人面前的地板,地面形成一個大窟窿。
停下腳步轉身看著罪魁禍首,沒想到就是國王與軍隊。
「不好意思,請把死刑犯還回來好嗎?」國王露出玩味十足的笑容,氣得艾索德牙癢癢。
「愛莎沒做錯任何事!」大聲地反駁,雖然早知道自己的國王是個王八,但完全沒想到自己的愛人會遭遇這種事。
「但是她還是被判死刑了。」直接說出事實,總之要人就對了,艾索德完全對這沒人性國王死心。
「既然你這麼說了,那好吧!」
「澄?」艾索德愣愣地望著身旁人,沒想到澄只是眨眨眼,無聲道:「放心,交給我吧!」
「若你一定要人,哈梅爾會全力發動戰爭!」
「澄!」艾索德驚呼,沒想到他竟會用戰爭來解決這件事。
「還有精靈族!」忽然傳來的聲響,退往兩人身旁。
「蕾娜!」艾索德大喊,沒想到他與愛莎的事情會變成這樣的局面。
國王擰著眉,對於複雜的情況仍未出聲。
「納斯德族群會全力擊退。」
「傭兵團與厄泰拉也會加入。」
乎如其來的雷文與伊芙跟著插話,國王咬咬牙,這個玩具身邊有不好惹的人,如果直接放棄又似乎嚥不下這口氣。
「騎士領主,元素法師,你們被逐出班德,永遠不得在班德動用公職,收兵!」拂袖而去,大批人馬就這樣離開。
「結、結束了嗎...?」有些無力的跌坐於地面,他不在乎那種高薪水的職業,從來不曾。
「艾索德,接下來你們要住哪?」
「住哈梅爾吧!」
「不,請搬來納斯德王國。」
「咦?伊芙好壞喔!精靈界也可以喔!」
「近一點的厄泰拉比較好吧?」
望著滔滔不絕的所有人,艾索德忽然有種無力感,再說他已經決定要去哪了。
「那個...各位,我已經有想去的地方了。」
廣大的草原,綠色枝枒攀爬著枝葉生長,綠色草地隨著風的撫摸而後仰,紫色的身影靠著大樹,望向天空若有所思的思考。
「啊!愛莎!原來你在這啊!快點走吧!蕾娜姊他們邀我們去海邊呢!」紅色身影有些任性的捉著愛莎雙手,魔奇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他怎麼找到她的呢?
「海邊嗎...?」低下眼眸,抽開了手掌,現在的她,不敢望向如陽光的他,他是多麼耀眼,卻又是多麼得令她覺得,她不配。
「愛莎,怎麼了嗎?」自從發生那種事後,愛莎變得十分敏感,任何小事都能讓她胡亂思考,任何眼神都不可大意。
「我的傷...還沒好...」逃避的低下頭,艾索德直直盯著她,勾起她下顎,任性地索取她的氣味,待她氧氣不足時才依依不捨地放開她。
「你的傷已經好了!不需要一直介意!」大聲地吼出,希望能吼掉她的不安,那次事後,愛莎留下了疤痕,不論是身體還是心靈。
然而經由艾索德這麼一吼,愛莎的眼淚便潰堤,珠珠隨著顏面滾落。
「我很醜啊!你不需要一直安慰我,就跟之前一樣讓我在家裡,我不想出去,讓我變成你的負擔。」用著哽咽的聲音,雙手壓住眼窩。
即使現在不要她了,有愛過她就夠了,真的夠了。
為她丟棄了官位,現在連班德都無法進入,為何要為她犧牲這麼多。
「傻瓜...」緊緊的將她擁入懷中,想傳遞過去的不只是溫度,還有自信與勇氣。
「你不醜,那些疤痕都是妳勇敢的徽章,你明明怕痛,還幫我去擋棍子與鞭子,我都來不及補償妳了,怎麼可能再讓妳一個人,妳永遠不是我的負擔。」
臉頰被壓在胸口,感覺到對方加重力道,眼淚又不自禁的奪眶而出,能喜歡艾索德...真的太好了...
「別哭了,等等還要去蕾娜姊那邊呢!」吻去一顆顆淚珠,佳人愛哭的原因他不是不知道,但是每次看她如此哭就會如此的心疼。
「吶,愛莎。」
「嗯?」
「澄他要我明天去哈梅爾幫個忙。」
「噗通」心跳漏了一拍。
「我們一起去吧!」露出陽光的笑容,這次,愛莎著實的愣了一下。
「一起去?」
「嗯,妳不想去嗎?」
「要去、要去!」
她,已經不會孤單了。
因為現在的他,並不是把她留在後頭。
而是牽著她的手,一起走。
End
引用網址:http://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66616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茶几
喔喔喔喔超讚[e15]!!(擦口水
國王你這混蛋王八!!!!!(欸
艾索醋勁超大阿(默

07-18 14:23

小皮
咦?口水!?(快接)
我發現我筆下的國王都是王八XD" (咦?)
艾索德是個愛吃醋的死小鬼啊XD"
之前寫都是個溫柔體貼的傢伙~在這篇寫不知不覺也跟著王八了~(?)
謝謝你喜歡~超開心的>"<07-18 14:2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betty86042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自創小說】人間死神... 後一篇:【紙上繪圖】骨架練習...

訂閱

作品資料夾

wl04tiffany古風
河圖-傾盡天下開箱http://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2411723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