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艾爾之光,百合向微H】戀愛迴路 ( 守護x復仇)

作者:影月│2012-03-08 21:24:48│贊助:104│人氣:5645
我……是納斯德王女。

不被賦予感情,

本來應該是這樣的……



第一次感受到心情的起伏,

是因為一個稱為艾索德的紅髮少年,

說要當我的朋友……很開心…的感覺…我該謝謝他的……

我以為這種喜悅在人類的感情裡稱為戀愛,

直到我的目光開始指向一個人的時候,

我發現我的判斷,似乎……錯了。



  「死小鬼!不要偷吃我的烤肉!你自己不是也有嗎!」一身白袍的紫髮少女邊跑邊吼著。


  「矮冬瓜妳很小氣欸,等下再還妳一個嘛!」紅髮少年一邊咬著烤肉,一邊逃跑。


  「偷吃別人的東西還罵人你有沒有禮貌啊!」


  「是妳先開口罵人的欸!矮冬瓜!」


  「不-准-叫-我-矮-冬-瓜!」紫髮少女臉上冒出了無數的青筋,周圍的氣氛也黑暗許多。

  這兩位少年少女,往往是周圍吵雜的原因,簡單來說…他們兩個沒有一刻是閒下來的吧,光是嘴上的爭吵就說不完了,更別提總是快要打起來的場景。

  「怎麼樣!想打架啊!」紅髮少年不甘示弱。

  又來了。一個拔劍一個揮仗,做好戰鬥的姿勢。



  其實,我也不反對他們兩個總是又吵又鬧,因為每當他們吵架,我總是可以……



  「艾索德!愛莎!你們兩個給我住手!」從我眼前匆匆跑過,披著一頭青綠帶點微黃色的長髮精靈,伸出兩隻手擋在艾索德以及愛莎的中間,臉頰微鼓的嘟著嘴。

  「啊-真是的…你們兩個要吵到什麼時候,都已經晉升為騎士領主和元素導師了,怎麼還這麼幼稚呢。」長髮精靈沒好氣的說,雙手交錯在胸前盯著前方兩個比她矮一顆頭的小孩。

  「啊啊-蕾娜姊姊不是我的錯啊!死小鬼偷吃我的烤肉還先罵我矮冬瓜!」愛莎一秒指向艾索德。

  「矮冬瓜妳還不是也有罵!」艾索德也不甘示弱的指回去。

  「說什麼呢?」被喚為蕾娜的精靈,沒有繼續斥責,只是用一個充滿青筋的微笑看著艾索德和愛莎。

  「對、對不起…我、我錯了!」艾索德和愛莎異口同聲的說,兩人身體同時變的僵硬而立正站好。

  「這才對嘛!大家要好好相處唷~」臉上的青筋不見了,變回真誠的微笑。



  我總是可以看到蕾娜的出現。



  蕾娜……難以令我捉摸…似乎總是扮演著和事老的角色…還有成熟的大姊姊,不過我並不清楚為何蕾娜的微笑可以讓艾索德以及愛莎不寒而慄,曾聽愛莎提起說,蕾娜生氣起來比天塌下來還恐怖,嗯……他們的過去到底有些什麼樣的過程,我真的一點都不清楚……總覺得…好想了解清楚…他們知道著我所不知道的蕾娜……


  「伊芙,妳也幫我勸勸他們兩個嘛!」我坐在長沙發上,蕾娜微彎著腰,低下頭用她與髮色相同的明亮雙眼盯著我,我沒有回答,只是靜靜的看著她清澈的雙眼,其實這雙眼睛……還蠻漂亮的……

  「啊-嘛…算、算了,伊芙的個性本來就是這樣的。」稍微口吃的找了個台階下,蕾娜撇開頭,但是,我感覺到了,蕾娜的臉頰溫度上升了,心跳的頻率也比平常快多了。

  我抬起頭,最明顯的便是蕾娜的那對長長的精靈耳朵,耳尖的部份,似乎比其他的地方紅些,精靈和人類一樣,也擁有情感對吧?蕾娜此時此刻的模樣,好像似曾相識,是在哪裡見過呢……
  啊啊,我想起來了…在某一次蕾娜問愛莎說是不是喜歡艾索德的時候,愛莎的情感反應也是如此呢,雖然愛莎積極的否認,蕾娜卻賊笑著說愛莎在害羞,兩人變上演了你追我跑的遊戲,之後便沒有下文了。害羞……為什麼呢?害羞的原因是什麼?又為什麼會害羞呢?更想問的是……為什麼被蕾娜盯著,我會和蕾娜有相同的反應呢……


  「好了,雷文和澄晚點就要回來了,等會就要吃晚飯了哦,所以你們兩個也該停了吧。」蕾娜戳了戳艾索德和愛莎的額頭。

  「是~」兩人又是異口同聲。


  蕾娜……我想弄明白啊…總是期待著艾索德和愛莎的爭吵,因為這樣妳一定又會出現扮演大姊姊的角色,也期待著妳會對我說些什麼,為什麼呢……我在期待些什麼?又為什麼只期待蕾娜一個人呢……


**********************************************

  「今天我們要幫騎士團到瑪丹瑪朵洞穴協助調查,各位自己也要小心哦。」蕾娜走在前方叮嚀著。

  「知道了。」所有人一致回答。


  在洞穴裡,艾索德和雷文兩人並排走在前方,緊跟在後的是蕾娜以及愛莎,我和澄並排走在最後。

  「前面有魔族,小心了。」雷文向後叮嚀著。

  「唷,讓他們瞧瞧我們的厲害吧!」艾索德舉起大劍,興奮的揮舞著。

  「死小鬼可別得意忘形了,小心又被我的火球給燒成灰。」愛莎在後面沒好氣的說。

  「吵死了矮冬瓜!妳也別集魔集到被魔物打飛都還不知道!」艾索德比了個鬼臉之後又轉身回去。

  「你--!!」愛莎正想罵開口的時候卻被蕾娜扣住肩膀。

  「現在不是吵架的時候,要吵等回去之後再說吧。」不同以往只是對艾索德和愛莎微笑就令他們倒退三分,反而一臉認真的勸阻,讓愛莎也了解此時的情況並不適合吵架,也恢復她原本應有的理性,以及身為元素導師的責任。


  迎面而來的魔族,向我們展開了攻擊。

  『絕對零度!』

  『沙塵暴!』

  『死亡轟炸!』

  眼前的魔族清的差不多,正大家稍微喘口氣的同時,一個巨大的身影高高的跳起,舉起他那大鏈鎚,目標瞄準的是--蕾娜!!

  「是波波斯!」

  「蕾娜姊姊小心!!」所有人來不及反應,眼睜睜看著波波斯將要往蕾娜的身上用力一捶,我的心頭一揪,奮力向前向前奔去替蕾娜擋下那攻擊時,一個黑影卻從我眼前飛奔過去。


  「唔…」蕾娜下意識的護住頭部,卻發現波波斯沒有攻擊到自己,睜開眼睛看卻發現一個人影擋在她的面前。

  「雷…文…」她抖動著嘴唇,似乎有點受到驚嚇而聲音顫抖著。

  「大家!快!」雷文下令,把原本都愣住的我們拉回了現實。

  『彗星終結!』

  『彗星爆裂!』

  『火焰之壁!』

  『能量粉碎!』



  為什麼呢……
  
  為什麼我會有這種難以形容的感受呢……
  
  為什麼蕾娜被攻擊的時候…我的胸口會一陣刺痛呢……

  為什麼雷文替蕾娜擋下攻擊的時候…我會有一陣煩悶感呢……

  為什麼我恨不得把眼前這個魔物立刻絞碎呢……



  等我回過神,波波斯已經倒地不起。

  「呼…解決了。」澄拭去額頭上的汗水,拍了拍鐵砲上的灰塵。

  「蕾娜姊姊還好嗎?」愛莎上前關心蕾娜的狀況。

  「嗯…沒事哦,只是稍微嚇到了呢。」蕾娜溫柔的笑著拍了拍愛莎的頭。

  「雷文哥真是太厲害了!」艾索德興奮的在雷文旁邊轉圈。

  「雷文…剛才謝謝你哦…」蕾娜走上前像雷文道謝。

  「……沒什麼。」雷文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



  
  回到旅舍,我獨自在臥房裡,坐在床沿向窗外看,其實此刻的我…什麼也無法思考……在人類的情感裡…這樣的感覺好像叫…難過……為什麼呢?我為什麼會難過?又為了什麼而難過?自從早上發生的事情……我似乎一直沉悶到現在…人類的情感為什麼這麼複雜……我真的一點都不明白啊……
  不想多想,一股腦兒的往床上趴,啊啊…眼皮好沉重呢…一股睡意襲來,睡吧,別多想了。

  「伊芙…這樣睡會著涼的哦…」潛意識之中,耳邊傳來一陣富有磁性的女聲,但是我卻不清楚是誰,身上傳來溫暖的感覺,是幫我蓋棉被吧?我的臉頰…同時也被賦予溫熱與柔軟的觸感………是作夢嗎……?




  「唔……」天亮了,陽光透過窗簾的隙縫照在我的臉上,我緩緩的睜開眼,棉被好好的蓋在我身上,我昨天…是這樣睡著的嗎?坐起身,手輕撫著臉頰,昨晚…是夢嗎?可是那種溫度與柔軟卻好真實…還有那個聲音…好好聽……



  我走出房間,眼前的景象又是讓我一陣鬱悶。

  「嗯,我晚點就回來,那我走了。」雷文出門前回過頭說。

  「嗯好,對了雷文,昨天…真的很謝謝你哦…」蕾娜有點靦腆的低下頭笑了笑。

  「不會,應該的。」雷文露出難得的微笑,他……在對蕾娜笑…而且又是那麼溫柔……為什麼我心裡一股很不是滋味的感受……

  「那你路上小心哦。」蕾娜笑著揮了揮手。

  「嗯。」雷文應了一聲便走出門。



  不要……不想看到……離蕾娜遠一點……不准接近蕾娜……!我一個箭步向前奔去。



  「咦?伊、伊芙…?」

  「……。」我…我在做什麼…等我回過神…我發現我已經從蕾娜的身後抱住她的腰…而且力道…似乎不輕……

  「怎、怎麼了嗎?」蕾娜輕輕的撫著我的手臂,溫柔的問。

  「……沒事。」我趕緊鬆手,轉身逃離蕾娜。

  我……渾身不對勁…臉頰燒燙的不自在,剛剛那跳脫我控制範圍的行為舉止,我到底怎麼了……一定只是機器運作太久過熱而已吧……對…一定是這樣的!我還是好好的再去休息一會吧。



  我不明白……為什麼一遷扯到蕾娜的事情…我會變的無法思考…甚至舉動會超乎自己的想像…我的程式之中出現了什麼錯誤嗎……不…我可是納斯德王女…這種事情應該是不可能發生的……那又是為什麼呢……變的越來越在意蕾娜的一舉一動…變的好像……想要佔據……為什麼呢…


  「……愛莎…有空嗎?」我實在搞不懂了…我只好去問問愛莎,改天再問問蕾娜吧……

  「嗯?伊芙?好難得,找我有事嗎?」愛莎本在書房裡研究魔法,見我一來便從書堆裡探出頭。

  「嗯……有點事想請教妳…」我拉了張椅子在她身邊坐下。

  「哦哦?什麼事情呢?」愛莎放下書本,雙手交錯在書面上,臉上掛著小小的微笑,從她旁邊看來,其實她還蠻有一個元素導師的氣質呢,只不過每次碰到艾索德便形象全無。

  「就是…那個…」好了…我該從何問起?怎麼反而找到人問…我卻不知道該問些什麼…

  「真是難以想像呢…伊芙會有煩惱,而且還是找我商量。」愛莎單手撐著臉頰,臉上依舊掛著微笑。

  「咦?」

  「因為伊芙以前總是找蕾娜姊姊呀。」

  是這樣嗎?這麼說來…我似乎也有點印象呢,我好像一直以來…都是在詢問著蕾娜問題…反而現在碰到有關她的一切卻變的一竅不通。

  「……妳對蕾娜的看法是什麼?」

  「蕾娜姊姊嗎……嘛~平常是個很溫柔成熟的大姊姊,除此之外對每個人也非常的照顧,只不過生氣起來大概比魔族還恐怖了。」愛莎雖然依舊微笑,但是嘴角抽動了幾下,眼神之中帶了些無奈。

  「就這樣些了?」

  「是啊。」愛莎理所當然的看著我。

  「沒有正眼瞧就會體溫上升,只是觸碰到就心跳加快,有時候還會在意的不得了,甚至做出越舉的動作嗎?」糟糕……我的口氣是不是太急躁了點…

  「怎、怎麼會呢,妳剛剛說的那些,應該是對喜歡的人才會有的感覺吧?」愛莎滿臉通紅的說。


  喜歡……?


  「所以妳不喜歡蕾娜?」

  「不、不是這樣啦…對蕾娜姊姊的喜歡不是那樣的喜歡。」愛莎搔搔臉頰。


  喜歡……還有分別嗎?


  「所以妳對艾索德也是這樣的感覺?」

  「才、才不是這樣呢!!那個死小鬼,討厭他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還喜歡他啊!!還有伊芙為什麼妳會認定我喜歡那個死小鬼啊!」愛莎一瞬間激動了起來,滿臉通紅的站起身,積極的搖頭否認,果然一談到艾索德她的氣質就所剩無幾,跟我……碰到有關蕾娜的事情…就變的一點也無法思考…是不是有點類似呢……

  「蕾娜說的。」

  「蕾-娜-姊-姊-!不要亂教伊芙這些事情啦!!」愛莎仰天吶喊著。

  我沒有多說話,只是看著愛莎糾結的抓亂頭髮。

  「與其喜歡那個死小鬼,我還不如去喜歡雷文哥哥呢!就連澄也比那個死小鬼成熟多了!」愛莎嘟嚷著。

  「所以妳喜歡雷文?」

  「不、不是啦!」愛莎又紅著臉急忙撇清。

  「那是澄?」

  「伊~~芙~~妳到底是怎麼聽的啦~~~」愛莎無奈的眼角泛淚,哀號的說。

  「……人類真複雜……」我微微的皺起眉,人類的情感……實在令我百思不解。

  「嘛、嘛…」愛莎尷尬的笑了笑。

  我起身走向房門準備離開,開門的時候想起……蕾娜曾說:『如果請求別人幫助,事後記得要和對方道謝哦。』嗯……我向愛莎請教事情…也算是請求幫助的一種嗎…嗯…還是說一下好了。

  「……謝、謝謝。」回過頭,我有點不知所措的說著。

  「欸?啊、啊…不、不會。」愛莎愣了愣,揮了揮手示意。

  語畢,我便走出了房門。

  「伊芙……真是出乎我意料呢……」愛莎癱在椅背上,不可思議的呆看著天花板。



  愛莎喜歡蕾娜……但是愛莎卻不會因為看到蕾娜或是觸碰到她而感到臉紅心跳……那麼愛莎對蕾娜的喜歡又是怎麼樣的喜歡?我呢?我喜歡蕾娜嗎?為什麼我會這樣愛莎卻不會呢?其他人呢?看到蕾娜的反應會跟我一樣嗎?



  「……艾索德。」

  「嗯?伊芙?找我幹麻?」艾索德正在戶外揮舞著大劍,聽見我的聲音變劍頭向著地面停止動作。

  「……你喜歡蕾娜嗎?」

  「啥!!??」艾索德眼睛瞪大,腳步沒站穩差點摔著。


  「什麼喜不喜歡的,談論這種事情真沒男子氣概。」艾索德擺了擺手。

  「……我是女的。」

  「不、不是啦!我不是那個意思啦!」艾索德抓了抓頭,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我沒有多作回答,只是靜待艾索德的回應。

  「就、喜歡是喜歡啊,不過我對蕾娜姊沒有……嗯…怎麼說呢…」艾索德雙手交錯在胸前,絞盡腦汁的想著。

  「對愛莎的喜歡不一樣嗎?」

  「什麼!!??誰喜歡那個矮冬瓜啊!!!」比愛莎更是激動,不過臉頰不知道是因為方才練劍的關係還是因為聽到我的問題而通紅,就某方面來說這兩個人其實還蠻相似的……

  「那個矮冬瓜,既沒臉蛋又沒身材,個性又這麼兇巴巴,我才不喜歡她勒!」艾索德緊皺著眉頭,極力的否認。


  跟愛莎的回答幾乎一樣呢……不過蕾娜總是說他們感情很好……人類的相處模式……真是難以理解……

  「看到蕾娜的時候會感到臉紅心跳嗎?」

  「欸?不、不會吧?好端端的一個大男人看到女人為什麼要臉紅心跳啊,又不是在害羞。」


  艾索德也不會嗎?所以……我看到蕾娜會這樣……是在害羞嗎?為什麼會害羞呢……?


  「啊啊~~總之,我對蕾娜姊沒有超過友情以上的感情。」艾索德一心想結束話題似的,草草下了結論。

  「嗯……謝謝。」說完我便進屋了。


  
  友情……友情也是一種喜歡嗎?超過友情的感情……好像是叫做……愛情。

  我記得……我曾經問過蕾娜,戀愛這種情感的感覺是什麼,當時的蕾娜並沒有多作解釋,只是輕輕的說等我找到戀愛的感覺再來告訴她……可是我從沒體驗過…我該如何知道戀愛的感覺?



  「……澄。」

  「啊,伊芙?怎麼了?」澄正在房內清理武器鐵砲,房間地板堆滿著子彈。

  「……你談過戀愛嗎?」

  「嗯…沒有耶。」澄臉頰微紅的笑了笑。

  「那你知道戀愛的感覺嗎?」

  「戀愛的感覺嗎……我想應該是很開心的吧。」澄的臉上依舊掛著微笑。


  開心……的確…在看到蕾娜或是觸碰到她的同時,心情確實有比平常雀躍些……可是當我看到蕾娜和雷文有說有笑的同時……心情卻是無比的沉重…如果戀愛是開心的……又怎麼會有那些煩悶的心情呢?


  「除了開心,還有別的感覺嗎?」

  「這個嘛……戀愛的感覺其實很複雜呢,用說的可能不太能表明清楚,也許自己親身體驗過後就會懂了吧。」

  「嗯……謝謝。」語畢,我離開了澄的房間。



  我回到旅舍的大廳,蕾娜正在收拾東西,不過桌上卻有四個大包包,而且每個包包都被東西塞滿了,我在蕾娜的身後看著她,她似乎在懊惱些什麼。

  「啊!伊芙!妳來的正好,妳現在有空嗎?」蕾娜見到我,開心的拉著我問。

  「嗯。」

  「太好了!我現在要去找丹卡提煉一些戰鬥用的藥水,不過東西有點太多了…我一個人拿不動,可以拜託妳幫我一起拿過去嗎?」

  我點點頭,默默抱起其中兩個包包,與蕾娜一同前往煉金術士丹卡的家。




  「謝謝妳,伊芙!幫了大忙呢。」蕾娜開心的將我拉近她的懷裡,用臉頰對我蹭了又蹭,唔嗯……好難為情啊…但是總覺得……心情好愉快呢…

  「好了,把這些藥水搬回去就行了。」蕾娜放開手,抱起其中兩袋的藥水,有點失落呢……如果剛剛的動作……可以持續久一點……就好了……

  「嗯?伊芙?怎麼了?」我輕輕拉著蕾娜的裙角,頭微微的低下。

  「……蕾娜…喜歡有分很多種嗎?」稍微抬起頭,用眼睛的餘光去瞄了蕾娜一眼。

  「嗯…有呀,基本上分為友情的、親情的、愛情的。」蕾娜思考幾時輕輕的描述。

  「對大家的喜歡呢?」

  「當然是友情囉。」蕾娜笑的眼睛彎彎的,嘴角揚起很美麗的弧度。

  「……對我也一樣嗎……?」我不經意的用唇語說著,為什麼呢……?我在期待些什麼…?我到底……

  「嗯?妳說什麼?」蕾娜微微彎下腰,將耳朵靠近。

  「蕾娜……有喜歡的人嗎?愛情的……」為什麼呢……我的臉頰…有點燙…不……是非常燙…

  「咦!?」聽到我的問題,蕾娜滿臉通紅的倒退了三步。

  我沒有說話,靜靜的等著蕾娜回答。

  「啊…這個…那個…就是…」緊張的語無倫次,說了半天沒有說到我要問的重點。

  「欸…就是…啊!雷文!你怎麼在這啊!」蕾娜眼睛飄過我的身後,轉移了話題,匆匆的繞過我。


  雷文……也在附近啊……妳的眼裡……只有雷文嗎……


  「嗯?蕾娜?我要請霍雷托幫我打造一把新的武器,正好收集材料回來。」雷文揮了揮手上的一整袋材料。

  「是、是嗎,那要不要等會一起回去呢?」

  「嗯,可以啊。」

  「吶、伊芙,我們等等跟雷文一起……咦?伊芙……?」




  我逃跑了,逃離了那令人沉悶的現場,真可笑呢……堂堂一個納斯德王女…我竟然如此的懦弱……
  嗯…?臉頰上這晶瑩剔透的液體是什麼…?啊……從眼睛流出來的呢……納斯德…有這種功能嗎…




  『叩、叩』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伊芙,吃晚餐了哦。」被隔了一層的聲音,在我聽來卻像隔了好幾層那般遙遠,是誰在門外呢?我聽不清楚……我也不想聽清楚……今晚…就讓我一個人靜靜的渡過吧……





  「唔……」嗯……我好像不小心睡著了……看看時鐘…真慘…已經十一點了呢,好像從晚餐的時候就睡到現在了……這樣晚上大概也睡不著了吧……虧我想用睡眠代替那種難過的感覺…沒想到造成反效果呢…深夜睡不著似乎更讓人感到寂寞……啊啊…真是失算。

  外面這麼安靜……大家應該都睡了吧,晚餐也沒有吃……有點餓……但是一點食慾也沒有呢……就這麼呆著也不是,還是想辦法睡著吧……翻個側身,把棉被稍微拉起,蓋住自己的半面臉。

  唔嗯……外面好像有腳步聲呢…有人醒了嗎?

  『喀嚓』房門被打開了,是誰?是誰到了我房裡?他的腳步聲正漸漸的靠近我的床邊……是誰?我該睜開眼看嗎?

  「伊芙……對不起呢……」啊……這個聲音……是那一晚很好聽的聲音……他的手掌輕輕的撫在我的棉被上。

  「今天……我故意逃避話題讓妳很傷心對嗎?」但是這聲音……我沒記錯的話是……

  「其實……人家喜歡的人…就是伊芙哦……」喜歡?愛情的?

  「只是被喜歡的人問到有沒有喜歡的人……實在很難說出口嘛……」

  「伊芙這個……笨蛋……」我感覺到有什麼正越來越靠近我的臉……最後,又是跟那晚一模一樣的觸感,溫熱而柔軟落在我的頰上,我決定睜開眼,一個伸手將她拉住。

  「咦!?伊、伊芙!?妳、妳醒著?」她驚慌失措的羞紅了臉,從臉頰紅至長長的精靈耳朵。

  「……一直都醒著。」

  「妳、妳聽到了?」

  我沒有回答,只是點點頭。她的臉又比剛才紅了一圈。

  「聽、聽到哪些……」像是明知故問般的想確認答案。

  「全部。」

  「啊啊…那個…這個…我、我不打擾妳了!」三十六計,走為上策,眼前的這個精靈正打算逃離現場。

  「蕾娜這個……笨蛋……」沒經過大腦思考,我一股勁的撲進蕾娜的懷裡。

  「咦?伊、伊芙……?」蕾娜的手懸在半空中,不知道該雙手環抱住我還是就這麼懸著,不知所措的蕾娜……也好可愛呢……

  「……不要走……」又來了……又是這樣的不經大腦行事……只要…碰到有關於妳的任何事情……我變的…不再像是我了……

  我想弄明白……有關這種不尋常的自己……有關這種怦然心跳的感覺……有關蕾娜的一切……

  「……蕾娜…為什麼…我……想被妳看著……總是期待著……妳對我說些什麼……被妳觸碰到的時候…不自覺的心跳加速……討厭妳看著別人…討厭妳想著別人…討厭妳……眼裡只有雷文……」最後一句,我壓低了聲音,心情有些沉重的說著。

  「伊、伊芙…妳的意思是……」她輕輕的撫摸著我的後腦杓。

  「……喜歡…有很多種……可是對妳到底是哪一種…?我好混亂……為什麼只要碰到關於妳的事情……我變的無法思考…我找大家商量卻還是沒有得到答案……唯一知道的就是我越來越在意妳……」

  蕾娜沒有說話,她抬起我的臉,緩緩的靠近,直到彼此的嘴唇相互接觸,不同於臉頰的觸感,這樣的觸感更為細緻,我逕自的沉浸在蕾娜的溫柔裡,透過嘴唇感受到蕾娜溫度,蕾娜的唇…好柔軟啊……

  「……伊芙,剛剛的行為…妳會討厭嗎?」蕾娜的唇慢慢的離開,沉默幾時,她的臉頰上帶著紅暈靦腆的問。

  「……不會。」與其說討厭……倒不如說…很享受……

  「那、那如果……是其他人對妳這麼做呢?」她突然表情緊張的看著我。

  「……不要。」腦中第一個浮現的反應,我誠實的說出口。

  「那所以……伊芙是我一個人的哦。」她溫柔的微笑著,眼神有些迷濛,我似乎被蕾娜的神情給迷住了。

  「……什麼意思?」我不解的看著她。

  「簡單說,我們是戀人了。」她半瞇著眼,眼神有些撫媚的看著我。

  戀人……我記得……戀人是擁有著愛慕之心的兩人,彼此交往著。

  「……戀人?可是我不知道我戀愛了沒有……」我低語著,說到底……我還是沒弄清楚戀愛的感覺。

  「戀愛…會很開心、會很難過、會很幸福、會很痛苦,那都是因為,妳愛著那個人哦。」她溫柔的笑著。

  「……戀愛……可真複雜……」語畢,我倒進蕾娜的懷裡。雖然戀愛什麼的…實在很難理解…但是我現在…卻異常的開心…異常的幸福。

  「還有很多事情妳還沒學的唷。」蕾娜好像說了些什麼,但是我沒聽清楚,只是靜靜的看著她。

  「這可是…只有戀人之間…才可以做的唷…」她輕輕的倒在我身上,指尖順著我臉頰的弧度到了頸部,食指在我的鎖骨間來回盤旋,一陣蘇麻的感受讓我不自覺的發出嬌媚的聲音。

  「唔…啊…」發現這種聲音和平常的聲音完全不一樣,下意識的遮住了自己的口。

  「聲音……不要忍住比較好哦。」她溫柔的挪開我的手,隨後便在額頭上輕輕一吻。

  她溫柔的笑了笑,彼此的衣裝,一件一件的脫去,直到赤裸,我雙手環繞著蕾娜的頸子,她低頭吻著我的肩窩,體溫逐漸的升高,到了會出汗的熱度,傳來陣陣癢麻的觸感使我原本繞著蕾娜頸子的雙手有些顫抖,卻沒有因此而鬆手,反而越來越將她勾緊。

  「……呼……喜…喜歡……喜歡蕾娜…」不知不覺的,我呼吸變的急促,連腦子也是一陣矇矓,只是把想到的脫口而出,也許……這就是我最真實的感覺吧?

  與蕾娜的纏綿,會讓人產生…即使一直這麼下去也不要緊的錯覺……


  我想……因為對象是她……所以感覺才變的特別吧……




  「唔……」陽光透過窗簾的隙縫,刺眼的,使我睜開了眼睛。

  「呼……呼……」輕輕的轉頭看,蕾娜側著身面對著我,還正在熟睡呢,青綠的髮絲順著臉頰滑落至胸前,陽光灑在她的身上,皮膚顯的白皙,睡臉…也很可愛呢……輕輕的戳了戳她的臉頰。

  嗯?手怎麼好像握著什麼……慢慢的掀開棉被看,啊……蕾娜牽著我的手呢,還是……十指緊扣的那一種……想到這…臉頰又不自覺的發燙,她該不會整晚都這樣牽著吧?要放開手起床去穿衣服嗎……總覺得放開有點不捨……

  「呼姆呼姆……」突然間,她含糊的發出了聲音,整個人攀到我身上,頭靠在我的肩窩,以為是吵醒了她,我愣了幾秒,卻發現她好像只是在作夢……笑的……十分開心,作了什麼夢呢……如果納斯德能裝有讀夢功能就好了,下次應該研究研究。




  唔嗯……總覺得站著的時候腰際有些痠疼…,揉了揉自己的腰部想稍稍減輕酸痛的感覺……試著挺直了腰,站直似乎更痠呢……從腰際傳來的陣陣痠痛感使我不悅的皺了皺眉頭,不過……想想……是昨天跟蕾娜……嗯……似乎也沒這麼糟……

  「伊~芙~妳在笑呢,什麼事情這麼開心呢?」蕾娜偷偷的從我背後探頭出來,賊賊的笑著。

  「……!才、才沒有在笑呢!」我愣了愣,臉頰感到發燙,趕緊撇頭不看她。

  「真是不老實呢,明明昨天還那麼可愛的。」雙手默默的抱住了我的腰,下巴頂著我的肩膀,曖昧的笑著。

  「……」臉頰的溫度比方才還要更燙,我微微的低下頭沒有回話。

  「伊芙害羞的樣子也好可愛呢。」她微笑,在我臉頰上親了一口便放開了我。

  蕾娜……真愛欺負人呢……


  「啊,雷文,早安!」雷文從房間慢慢的走了出來,她微笑道。

  「早。」雷文依舊淡定的回答。


  ……我走上前,伸手將蕾娜拉住面向我。

  「咦…?」

  不管雷文是否在看著,一股衝勁地我吻了蕾娜。

  「……」雷文明顯的愣住,蕾娜更是滿臉通紅的看著我。

  「蕾娜是我的!」我對著雷文喊,用著我從來沒有過的音量。

  我快步離去,臉頰的溫度已經高到像快把機器燒壞的程度。

  「我……我也是蕾娜的…」想到話還沒說完,我又轉過身對著雷文說,只是這次的音量已經比剛才小了很多。

  說完,我又轉身快步的離去。






  「哈哈…妳們合好了呢。」雷文微笑的看著蕾娜說。

  蕾娜微笑著,沒有多說話。

  「妳昨天可是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呢。」雷文淡淡的說著。

  「哪、哪有這麼誇張!」蕾娜轉過頭,臉紅的說。

  「呵呵。」雷文沒有多說話,笑著離開了。


  「伊芙…欺負人啦…」蕾娜臉紅著,微微的嘟起嘴。

  蕾娜輕摸了一下還殘留些許溫度得唇,接著嘴角揚起了一抹微笑。

  「 也罷,畢竟…是我的機器小戀人嘛。」將綠黃的長髮撥向身後。

  蕾那得臉上帶著幸福洋溢得表情,心已經被納斯德的王女填滿,再也裝不下別人了





  戀愛……複雜……卻讓人情不自禁的……深陷進去。這樣說…沒有錯吧?



 *END*
引用網址:http://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55057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小小艾爾冒險家
描寫了我心目中的伊芙!

08-27 14:18

影月
謝謝w你喜歡真是非常榮幸w08-28 01:22
╰( ̄▽ ̄)╭納茲控
喔喔喔!百合也不錯呢!身為伊芙控要推一下

09-01 23:38

影月
感謝w因為本身是百合控所以作品皆為百合w09-03 13:41

原來!!!那時候看到的守復文是妳寫的艸艸
WTF這世界太小了(抹臉

02-28 12:29

影月
咦?是、是我寫的...怎麼了嗎?03-09 01:23
影月
不好意思還請問您是哪位呢?看名字不太清楚03-09 01:2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docco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後一篇:【艾爾之光】『守護』...

訂閱

作品資料夾

a26629943肥宅們
各位國高中肥宅們好,開學了哭哭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56